页码: 前页 1 2 3 ...27 28 29 30 31 32 33 ...38 39 40 后页

前几天,收到他们的邮件,说很遗憾我不能去,希望我写点什么。还真没写过这个,有点脸红。不管了,就是个正常的应用文。说真的,我还是很想去波兰的,但是语言真的是很大的障碍,算了,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写好,翻译好才发现开幕式已经给错过了,呵呵。

Ladies and Gentlemen:

It’s a great honor for me to win the prize. I’d like to share the prize with my kids. This is because their birth leads me to think more about the history. I’m thinking what history means to our next generation. How will they think about the history? Can they find the real history? They, my lovely boys, give me the energy to design the artifact. And I also will thank to my wife. She is the one who can support me at any time. And you know home work is not as enjoyable as designing. I’m very sorry that I can’t stand here because of visa and some other personal issues. Poland is one of the places presented in my dreams. Frédéric François Chopin is well known in China. Poland is our poster designers’ kingdom. The International Socio-Political Poster Biennial in Oswiecim / Poland is not only a platform for designers to show their ideas, but also a great platform to spread Democracy, to make friends with designers worldwide. Hope I can travel to Poland later. And welcome all of you, my friends, to China. Thanks to judges again. I know other candidates are also very excellent. Their artifacts are same qualified for the prize. May the event a great success!

Brs, Bangqian Zheng

女士们、先生们、设计师朋友们:

大家好! 我很高兴能获得这个奖, 我最想把这个奖送给我的孩子,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这个作品的诞生。有了他们后我迫切思考历史对我的下一代意味这什么?他们应该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那段历史,以及他们知道真相的权利是不是得到很好的保证。 至少他们应该知道的比我们更多。那段历史也不允许被任意抹去。他们给了我创作的动力和责任。还要感谢我的老婆,她一直支持我,不管在她高兴还是不高兴的时候。 因为护照和身体的原因不能成行,我感到特别的遗憾,因为波兰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它是海报之国 ,波兰不仅有肖邦,还有众多的海报设计大师。波兰政治海报双年展不仅是设计的平台,他还是友谊的平台,民主的平台。我想通过他肯定可以结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希望今后有机会可以前往。也希望朋友们来中国作客。 谢谢大家,感谢评委把这个奖给我,因为我知道其他作品同样优秀,祝展览顺利举办。

你们的朋友邦谦 2010.9.28

http://www.mdsm.pl/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771%3Aotwarcie-iii-biennale-plakatu-spoeczno-politycznego-w-owicimiu&catid=56%3Abiennale-plakatu&Itemid=74&lang=de

今天石榴两岁了,真快呀,我和他妈妈,爷爷奶奶,祝他身体健康,早早懂事,不要在随地小便啦。

两岁了,他的胆子还是那么的小,前几天,他翻我们的衣橱,不小心,把妈妈的黑色皮手套翻了出来,掉在地板上,他吓死了,哇哇的哭,把它当成手了。呵呵。

世界五大海报展–墨西哥国际海报双年展,国际平面设计师协会(Icograda)认可的顶级设计赛事之一。刚通过大旺知道入选了。还记得六年前第一次投稿,飒羽而归,仿佛昨日。今日的我已经收获了一颗平常心了。

http://www.bienalcartel.org.mx/11e/regulations.html#

幸福是排队你排在最后,前面的人突然全蒸发了。

最近孩子身体不好,预检要排队,挂号要排队,看病要排队,拿药要排队,挂水要排队,回家打车也要排队。唉,什么时候是头呀。希望孩子快好,快快乐乐的茁壮成长。

早上老婆出门后,我想到一事忘告诉她了,老妈说那你快打电话呀,远了,电话就贵了。呵呵,老妈还以为电话费是按照距离收的。也是,长途就是比市话贵嘛。

今天通过大旺博客“明确”知道入选金蜜蜂了。说明确因为之前的非官方网站的信息发布把很多设计师的名字写错了,比如把我“ZHENG BANGQIAN”写成“Zheng bantsyan”“SUN DAWANG”写成“SUN DAVAN”,现在官网终于发布了信息。看这入选名单,貌似我们已经变成设计大国了。

http://www.goldenbee.org/9th/eng/exhibitors/

前天在一博客上看到伦敦地铁的图片,想到了上海地铁06年的和伦敦地铁的诗歌交流活动,印象很深。在2006年4月起的两个多月里,在500节车厢内展示英国诗人的诗歌选段。 

他们分别是: 

威廉·布莱克的《天真的预示》(Auguries of Innocence); 

一颗沙中看出一个世界/一朵花中看出一座天堂/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把永恒在一刹那收藏 

威廉·华兹华斯的《水仙》(Daffodils);

山谷间/白云漂浮/我如白云/独自悠游/忽见水仙/黄花清幽/湖边树下/摆舞不休/犹似银河/闪耀繁星/水仙连绵/一望无垠/迎风摇摆/活泼欢欣 

迈克尔·布洛克的《蝴蝶》(Butterfly); 

凯瑟琳·詹米的《蓝色的船》(The Blue Boat)

醉人的黎明已去/夜幕也将随之来临/仿佛旅行/在蓝色的船里闪烁/桅杆上升起的灯/如我们心灵的诗语 

伦敦地铁在2月份已经展出了四首中国名诗的英文翻译,分别是: 

鲁迅的《封高岫护将军》;《 古诗十九首》中的第二首《青青河畔草》;白居易的《红鹦鹉》;以及李白的《听蜀僧浚弹琴》。  这些诗词海报都配上了书法家曲磊磊题的诗词标题。  
+

孩子病了,早上6点在医院排队拿号,到我时,才发现钱包丢了,冒雨原路返回一无所获,然后该挂失的挂失,该补办的补办,免不的挨老妈埋怨,并懊悔不已,一日无话。虽说心里还是不承认,但也没希望的端倪。

二日,排队照旧,停车后,看车的问我姓啥,我想想告之后,他在出口又把我叫住,招呼我进去,问我叫什么,我想现在看车还要实名制呀,就说:没这个必要了吧。等到她把我的身份证递给我的时候才恍然大悟。我的钱包就这样找到了。拿在手上还是昨天那样子。我一直觉得奇迹会再次出现,真的。因为我有两次把电脑包落在地铁马路边的自行车篮里,一个多小时后坐地铁从公司返回,依然还在的经历。所以我相信奇迹会再次出现,但这次不是运气的奇迹,是人心的奇迹,后来买了箱饮料送给过去,推辞了半天,她才不好意思的收下,想想还是好人多呀,我也要做一个好人。感谢她!

最近上海多暴雨,周日的那道超级闪电发生时,石榴正在地板上认真的堆着积木,亮光闪过,石榴没命得向我蹒跚扑过来,可惜腿脚还不很熟练,雷声到时才埋在我怀里,立马哭了起来,吓破胆的样子,可能他是看到了闪电中我们所不能见到的异像。老妈责怪我说,孩子都吓成这样了,你也不知道上去抱过来,唉,你看我这爸当的。也难怪他会吓成这样,第一次嘛。以后他还会有这样那样的第一次,比如第一次看话剧。

我的话剧第一次发生在电视里,2000年左右的夏天在龙南七村的出租屋里,上海电视台播放了孟京辉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老婆全程看完,我中途睡着了,在电视的声音里睡着了,恍恍忽忽中也算看完了全部,过程感觉特别的舒坦,催眠似的,一觉醒来,感冒也好了。

页码: 前页 1 2 3 ...27 28 29 30 31 32 33 ...38 39 4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