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码: 前页 1 2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后页
Email bangqian@126.com

修电脑

电脑在摔了十多次终于坏了,勉强用了一个半月后,电源接口也摔坏了,现在是不修不行了。9点前赶到服务中心,他们说因为过保了,要打开看有一下,只有这两个问题的话大概要300左右,假如不修了,就付100多的检测费。吓得我抱着电脑去了虬江路,到数码城的二楼,随便找了一家,总共花了30搞定,电脑又重获健康,维修还全程开放。拍一照留念。我这EPC太不容易了,陪了我那么久。

世界杯德国和阿根廷的4:0,另人咂舌,对照三国,就不足为奇了,成大事,靠的是整体实力,不管你再有什么天才球员,1:11,肯定输,输得心服口服气。曹操没有关羽张飞赵云这等明星球员,照样笑到最后。

三国是阴谋,背叛和断背的故事,充斥着男人间的惺惺相惜,“哥哥,我想你想得好苦呀”一把胡子的张飞抱着刘备能这样说,可见罗贯中的思想已经很超前,有着卖点国外市场肯定很好,想来咱泱泱千年古国,早就很开放了,视断背为便饭一般。有这样的断背先锋,所以李安《段背山》里的坦荡也就不足为奇了。

背叛那些事,从大了说,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是血淋淋赤裸裸的背叛理论,从小了说,儿时的兄弟今反目,多年的朋友自相残,今天是朋友明天就成死敌,今天还牵手,明天就断手,反反复复跳槽的事太多了,连一向自诩为忠义憨厚的刘备都善于傍大款,曹操,袁绍,诸葛亮一个都不少,投吕布,吕布亡;奔袁绍,袁绍败,刘表好意收留,他却抢了人家的荆州,曹操借了他5万兵马,他却拿了人就跑。何来憨厚,只会拿好出身和大志向忽悠人罢了。我不清楚古时关羽怎么样,电视里是一脸的城府,撸胡子摆酷,还不如张飞装可爱来得娱乐,天下乱时嘴脸都出来了,看来看去,嘿嘿,还是和谐社会好一点,还有足球可看。

在陆俊毅的博客关于布尔诺展览的报道里,看到我的作品了,很巧。谢谢俊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c6d5240100jz1h.html

  • 六月 29th, 2010
  •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小时候,太早接触好的书可能也不是好事,因为你压根就理解不了它的深度和价值,你还会对它留下坏的印象。

说实话,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吴冠中的画,觉得他的画很优美而刚性不足,还有造作之嫌,去年去上海美术馆看展览也不过是冲着他的名气去的,没有什么太多的渴望和兴奋。但是在二楼的狮子林前,我生生给震慑住,在凳子上呆做半晌,那酣畅的线条,那份肆无忌惮,真是享受。我可以感觉到他那份满满的骄傲,对自己艺术体系的骄傲,一个闪过的狡竭的眼神。他可以不是天才,但他的画是对自己的美学理论体系的实践,并且执行得义无返顾。

最要感谢的是这些作品让我对“美”和“艺术”有了具体的理解,艺术是寻找美表现美的技术,把自己所发现的美表现出来的,抽离物体的自然属性,社会属性。

我们从不缺发现美的眼睛,但缺少表现美的能量,从这方面说,吴冠中是个天才,我要感谢他,一个展览能认识到一些东西,足矣。对于我的不很喜欢的感觉,可能是我还没到那个层次吧。冠中先生走好。

22号收到邮件,通知我波兰政治海报双年展获了一等奖。

终于获奖了!这一年没白折腾,这是个值得纪念的开端,这个奖对我特别重要,它坚定了我走下去的信心。那副作品投了好多次都没人欣赏,但我一直认为它很好,我有这个信心,所以我要感谢波兰政治海报双年展,谢谢你们把奖颁给我,感谢老婆,还要感谢CCTV,CANEL V,MTV,呵呵。是应该兴奋一点。

http://www.mdsm.pl/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762%3A3-biennale-rozstrzygniete&catid=56%3Abiennale-plakatu&Itemid=74&lang=de

前几天脚踝不小心给车子捅了个血窟窿,幸亏不是刘翔,要不还不要养个三四年。

疼痛好忍,洗澡成了个问题,老婆每天让我坐在椅子上,帮我洗,我的背从来没这么干净过。脚翘在马桶上老婆还担心伤口进水,真是的,担心着担心那,但心里的温暖是不用说了。我和她都不是善于表露感情的人,我更甚。她问我要这么洗多久呐? 做病人真好,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做刘翔也不错哦。

到了夏天,石榴还是喜欢蒙着被子睡觉,蒙着就太热,睡不着;不蒙呢就不习惯也是睡不着,就哇哇的闹个不停。哭了哭着就没睡意了,下床推着箱子在地板上运动,就是个大力士的派头,他也不想弄明白为什么现在就不能蒙被子了,由着自己的性子走吧,“难得糊涂”。但现实中成人还是会被各种事件影响了自己的判断和方向。

芝加哥海报双年展的入选名单出来了, 很遗憾,没能入选,沮丧是有一点,还有了自己是一流设计师的二流梯队的念头,但是随后自己都笑了,论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也经历过大小各种各样的设计战役,怎么还是看不开呢,没入选又能说明什么呢,只能是自己好作品的偶然没遇到赏识的评委罢了,改变不了自己对设计的信念和追求的方向。我要继续沿着“已经没有设计了,只有所要表达的东西”的方向前进,感谢庞蕾,是她让我体会到这一点。现今设计界弥漫的一种空洞追求形式的风气,是我所不喜欢的。

因为朝鲜1966年的传奇,准备着晚上看朝鲜队,但下午带着老婆孩子去国柜时脚踝被电动车给弄了个血窟窿。痛苦极了,就老早翘着脚休息了。

早上看体育新闻,知道了朝鲜对巴西的1:2的比分,也看看到了朝鲜的那粒进球,那一刻我热泪盈眶。为朝鲜,为足球,为了勇气和坚持。

  • 六月 16th, 2010
  •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我出差在外,老婆来电话说:午觉,梦见我给她买了很多好看的新衣服,乐得不行,醒后明白这就叫白日梦。

我手机拍了张外地留影发回去,老婆一会回:石榴看到我发的照片,叫 了爸爸。石榴认得我啦,眼角有点想湿的感觉,突然想回家了。

今天在豆瓣上发了个活动,应朋友的要求,呵呵。是我的第一个活动哦。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希望很多很多人参加。

we need you! 小周到制作单位去,路过自来水厂,我说你要投毒呀,他说投春药吧,让《全城热恋》。呵呵,i need you.

http://www.douban.com/event/12036035/

页码: 前页 1 2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后页